绿茶软件园
资讯首页 > 游戏攻略 > 攻略大全 > 轩辕剑6剧情介绍 完整剧情文字鉴赏

轩辕剑6剧情介绍 完整剧情文字鉴赏

作者:佚名 来源:绿茶软件园 2013-08-14 14:52:54 0

  轩辕剑6的攻略看多了吧,有么有看过轩辕剑6的文字剧情呢,和小编一起来好好欣赏下那婉转的历史吧。

 

轩辕剑6剧情介绍 完整剧情文字鉴赏

 

  公元前1043年,遥远东方的奄国。男主角凤天凌正将学来的法术与剑术融会贯通,练得正起劲儿,忽得见到不远处站定一人,那模样与自己一般无二,还学着自己出招的动作。天凌那容得下他人假扮自己挑衅,立即与对方动手过招,没几下就将来人打回原形——原来是天凌相识多年的萌兽一只,唤作琥珀。本是一场玩笑,天凌却发现琥珀在假扮自己时居然用了自己的正装做道具,更悲剧的是,他最心爱的衣服居然还在刚刚的战斗中被扯破的。就在天凌打算和琥珀算账的时候,他的哥哥凤天寅赶了过来,拉走了天凌;原来今日是他们的父上风千平要带他们去泰山的日子,而这浑小子沉迷在练武中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

  见着父上,天凌理亏被狠斥了一通,还得哥哥出面替他挡骂,总算躲过一劫。此后得知今日前往泰山,是为了出席祭祀仪式,天凌暗中叫苦,那枯燥的仪式他着实不想参加,可是无法,只得随同父上哥哥一同前往泰山。

  到达泰山,祭祀仪式即将开始,所幸没有迟到。祭祀一切顺利,只是天凌不太顺利,原来是顽皮的琥珀也一路跟了过来,作弄这位闲得发慌的小哥。被琥珀惹急了的天凌,按耐不住性子忽然大声叫了出来,等他意识到自己是在庄严的祭祀上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事后多半要被父上狠狠责备一番了。

  祭祀结束后,天凌果然被父上召唤,幸好不是责备,只是告诫天凌祭祀仪式的重要性,还有关于商周目前关系的看法。更希望天凌这一辈人能够将华夏文化继承和传扬下去,来日还要起义光复,驱逐西戎周族。接着父上要去拜访天凌的师傅,天凌前往寻找哥哥一同前往。

  就在天凌找到哥哥时,忽然听见一阵箫声,原意为祭祀又起,却被哥哥否决,还说起东海鬼女的怪谈:说东海滨有鬼女,喜好摄人精气。接着天凌又被哥哥调侃了一番,引出天凌一段往事。原来天凌幼年曾经失踪,后在瀑布边被人寻回,状似坠崖。可天凌却说完全不记得这段往事,还说要为民除害,去除掉鬼女。但是比起除掉鬼女,眼下更重要的是去与父上一同问候师傅,于是哥俩动身前往师傅的住处。在途中两人遇见父上,父上喝斥了两人一顿,自己先与旁人商议要事,让哥俩自己去拜访师傅。就在两人找到师傅,却发现师傅子嚣醉酒沉酣,说了些师傅喜好贪杯的顽话。而一心想要除掉鬼女的天凌假意支开哥哥,自己偷溜独身想要去立功扬威。

  在寻找鬼女的途中,却遇见惊慌失措的卫兵,原来是有妖物袭来。眼下的功劳自然不能放过,凤小公子不听劝阻独自一人追击妖物,来到一处雾霭密布的秘境所在。几回合妖物败落,天凌一路追击,却发现妖物逃进了一个青铜壶里。天凌认定这是妖物的巢穴,却怎么也毁不掉这壶,在琥珀的劝阻下天凌带着铜壶折返,还隐隐感到有人在窥探自己。就在天凌意图寻找偷窥之人时,父上大人带着众人寻迹而来,天凌又挨了一通责骂。接下来围绕着铜壶和秘境的讨论,父上和祝官都说不个究竟,最终父上大人带着凤家兄弟辞别祝官返回家中。

  镜头一转,西方姜尚与他的弟子姬克密谈,原来是王姬不满自身被婚配给姜尚的孙子,偷偷出走。依照姜尚推算,此时王姬已经抵达奄国,姬克自告前往寻访。同时姜尚也提及自己的孙儿此时身在蒲姑,那是姜尚即将的封地所在。

  回到奄国,凤家迎来贵客商议要事,父上命凤氏兄弟再上泰山,为上次在师傅面前失礼的事谢罪。路上天凌不服,还想返回偷听父上的密谈,却被哥哥以鬼女的话题留住,还被奚落了一番。越想越憋屈的天凌,闻听到前方有不寻常的动静,仿佛找到了发泄的途径。

  不远处,周国的马车在农田上肆意践踏,官兵间起了冲突;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周国卫兵耀武扬威,天凌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不过寻常卫兵自然不会是天凌的对手,于是引出了卫兵的主子——周国王姬。王姬似乎对自报家门的天凌颇有意思,两人简单较量之后,王姬自报姓名,名为姬亭。姬亭离开之后,没有悬念的再次上演了天凌被狠狠教训的戏码,接着两人继续前往师傅所在的泰山。

  醉醺醺的子嚣师傅已在等候他的两个弟子多时,少不了的总是课前训话,接着是实战演习来测试弟子们的身手。天凌略胜过哥哥半招,落败的哥哥落得被体罚的下场。而天凌则被师傅夸了一番也说教了一番。

  另一方面,王姬姬亭与姜尚之孙在营里起了冲突。拚爹这一历时历代都有的事,总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仰仗着祖父功绩的姜契压根儿就没把姬亭放在眼里,更巴不得两人之间的婚约及早取消。

  入夜,天凌练熟了师傅传授的新招,却又听到远处传来的啸声。一心为民除害的天凌循声遇见了在树上吹奏乐器的金发“东海鬼女”。那鬼女似乎认识天凌,甚至还拿出了一块凤氏的家传玉佩自说自话是天凌所赠。天凌自然不会相信这鬼女的花言巧辩,但却中了鬼女的法术头痛不已,朦胧中仿佛看见一名女子。鬼女无意间发现天凌身上所携带的铜壶,识得那是一件神器,但依旧语焉不详,只是说她所认识的一位朋友了解此物,将玉佩归还给天凌之后鬼女离开,而天凌却因为自己被鬼女所说的缘分渊源迷惑而忘记为民除害而懊恼不已。

  回到住处,天凌自以为能瞒过师傅和哥哥自己外出的事情,却不想师傅早就洞悉,被捉个现行。早膳期间师徒两人说起天凌昨晚的经历,老不正经的子嚣一口一个美女,一口一个艳遇,还交待徒弟如果自己看不中,就把美女送来孝敬他。接下来师傅又说起与他哥哥所说,天凌幼时失踪的过往,可天凌还是毫无印象。天凌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受到师傅的赞赏,还被师傅强迫陪酒;天凌记得父上的教训执意不喝,引得子嚣说出一番不喝酒就不是商人的言论,最后子嚣直呼自己失言。

  天凌忽然发觉哥哥还没来用膳,向师傅询问才知道哥哥已被父上紧急召回,留下自己呆在泰山。天凌不服,可一下子又无可奈何,不过在爱喝酒的子嚣师傅那里,永远都有钻不完的空子——只要师傅睡着,什么都可以做。然后那谁又睡着了,然后那谁又偷溜了。

  回到家中,父上深感天凌知孝,但还是不想让天凌介入太深。向下人询问一番后,天凌误会成是自己之前与王姬的冲突,给父上带来麻烦,于是向父上请罪。就在天凌坦白从宽之后,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这时哥哥归来,并带来一位贵客。兄弟二人被遣退,从哥哥口中得知贵客是被偷偷摸摸接引而来,好奇心重的天凌决定一探究竟。而父上与客人原来是在密谋复商的大计,说起暗杀周王成功,但依旧有周公旦姜尚等人,实在是心腹大患。说得小声,屋外的天凌完全摸不着头脑,于是想到要去后山的宗庙去刺探父上的秘密。

  在宗庙门前,天凌看见一个奇异打扮的男子,以为是外来的奸细,和他动起手来。交手几回合后,那男子退出战圈,自称之前只是玩笑,他乃是父上大人的客人。男子自称懂得观察气场,觉得天凌的气场十分特殊,还能感知到常人所无法瞧见的琥珀的存在。继而两人一同返回凤府,父上大人为天凌隆重介绍了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来自身毒的迦兰多。迦兰多是为寻找几年前追迹黑色巨龙的姐姐的下落,才来到中原的。原来迦兰多的敌国曾经发明出黑色巨龙重创了他的国家,还化为九个铜像;后来敌国将铜像进贡给中原,而三年前忽然在中原出现了黑色巨龙,迦兰多的姐姐才只身前来到中原调查。凤父则提到,黑色巨龙是在牧野之战中出现相助周人,还提到姜尚在蒲姑地界修建封神台,有可能会有黑龙的线索。最后父上大人总算给天凌派出了一件重要的任务,协同迦兰多寻找他姐姐的下落。

  其后几日,天凌与迦兰多两人相互传授学习了法术和脉轮,迦兰多还亲热得称呼天凌为“小凤”。两人出发,在途中两人聊起身毒和迦兰多的姐姐,原来迦兰多的姐姐是奉了他们师叔的命令才来到中原,也是他们的师叔查探到黑龙的下落。聊到了异国侵略,两人都深有感触,都是被敌国侵占,立意复国也为保护文化传承而奋斗。

  入夜,迦兰多离开打坐休息,天凌独自一人时却被东海鬼女给纠缠上。原来那鬼女在此前归还的玉佩上试了法术,好让自己找到天凌的踪迹。不仅是鬼女,与鬼女一同前来的,还有一名白发鬼男,貌似叫什么白王。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天凌之前所寻找到的铜壶,接下来白王就自顾自的施法进入铜壶的内部,说要求证一件事。此后迦兰多到来,鬼女竟识得他来自身毒,还想为他引见白王。这个自称瑚月的少女带着两人进入壶中世界,目的地是壶中的鬼神之塔,一座被天界之剑所封印的上古神灵所在。

  终于三人见到白王,得知迦兰多来自身毒,白王很是感兴趣,似乎对身毒有所了解。接着他们谈到了迦兰多的师叔,还提到一种名叫噬的事物,但迦兰多毫不知悉。当白王得知迦兰多知道天脉的存在,便提出希望迦兰多离开中原,而迦兰多执意不允时,白王还企图使用武力逼迫离开。

  交手之后,白王觉察自己有些反应过度,遂承诺不再插手迦兰多的动向;接着白王也查出天凌的体内果然存在瑚月之前所说的夏朝女祭司所传承的天元圣环的力量,但只有一半,并希望有朝一日能得到天凌的帮助动用他体内的这股力量。

  离开壶后,瑚月向白王表示,自己想要跟随天凌左右,还说自己从来不能忘记在白王住她练曼陀罗阵时所立下的誓言,决不会扭转天凌的人生,除非是天凌自身的意愿。其后白王表示要前往身毒,而瑚月就“死皮赖脸”地留在天凌的身边,由两人变作三人行,而白王也将炼妖壶的使用方法告知天凌。而琥珀似乎对这个新加入的鬼女颇有好感,在得知琥珀是在天凌去山林中玩耍时认识的伙伴时,瑚月用了一个“也”字;世故的迦兰多一眼就看出这两人多半会成一对,自己躲到一边让这二人调情。

  三人行在路上,遭遇到一名武装打扮的少女和一名受伤男子被一群人围攻,认出二人身份的迦兰多本不欲与这两人有所瓜葛,可凤小哥可不是那种见了闲事会不管的人。在击退了攻击后,那名受伤的男子也终告不治,原来这二人是兄妹,是从迦兰多的敌国——蜀国而来,此行的目的正是为了寻回黑色铜人。而袭击他们的,也怀着与他们一样的目的,而与少女一同而来的同门全部战死。迦兰多可不会因为对方是萌妹子就对自己敌国的人有什么好脸色,在一番询问未果之后,架不过热情的天凌也只得默认这个敌人加入自己同行。最终埋葬了自己哥哥浊山铸之后,蓉霜妹子正式加入天凌一行。

  即将抵达蒲姑,说起了此行的目的地封神台,蓉霜闪过一丝诧异神色,这一动向自然不会逃过迦兰多的观察。一番咄咄逼人的盘问,蓉霜难以招架,幸得天凌见色忘友还有瑚月劝阻,才算是躲过一劫。

  姬克为寻回王姬来到姜契营内,而姜契却谎称自己没见过王姬,另一头天凌等人则遇见了被人追杀的姬亭,为她化解危机后才知道,这批此刻居然是姜契所派,是因为此前姬亭使其下不来台所致。得知真相的姬亭恨得咬牙切齿,而迦兰多此时也完全看透了天凌的花心本质,也使用脉轮的力量救助伤重的姬亭。而蓉霜心中暗想为何此前迦兰多不用这力量来挽救她的哥哥。

  姬亭受伤需要草药救助,瑚月提出去泰山采药,虽然会耽误行程,但最终大家达成共识。带着姬亭一同出发,迦兰多想着可以当作人质,并不反对;而瑚月则不想带着情敌,心中百般不愿;还有蓉霜,迦兰多认为她的心里藏着多宗秘密。一行人各怀心事,赶去泰山,碰巧姬亭的马车派上了用场,一路也省了些气力。

  来到泰山,找到了草药,姬亭也在众人的照料下渐渐恢复健康。当得知天凌等人的目的地是封神台时,姬亭告知她倒是对那个地方略有耳闻。其后姬亭也加入了天凌一行协力,一方面是为了向姜契报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向天凌报恩。路上笑声不断,到了晚上姬亭却开始关心起天凌是不是不喜欢凶悍的姑娘而喜欢温柔的姑娘,还担心天凌会喜欢瑚月和蓉霜,还问了天凌是不是之前见过自己。但最终,以姬亭也能看得见琥珀为契机,她与天凌的关系似乎更近了一步。另一边,瑚月开始为姬亭与天凌的关系感到担忧,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1 2 3 >
返回顶部